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R生活吧 >称遭反贪官暴力对待‧9月9日传召报案者上庭 >

    2020-07-28称遭反贪官暴力对待‧9月9日传召报案者上庭

    称遭反贪官暴力对待‧9月9日传召报案者上庭(雪兰莪‧沙亚南)赵明福案验尸官阿兹米尔决定,验尸庭将在週三(9月9日)上午传召自称曾遭反贪官员暴力对待的报案者上庭供证,藉着这宗“案中案”查证雪州反贪污委员会在调查案件时,是否涉嫌使用暴力及滥权。哥宾星是于8月28日向验尸庭提呈一份报案书,指雪州反贪污委员会数名执法人员暴力对待证人。内容提及有关证人在接受反贪官员盘问时,曾受到不人道的对待及精神和生理折磨,包括遭官员轮流掌掴、被罩着双眼要求脱光衣服、然后被以报纸包裹的铁条殴打肚子、臀部、手脚及下体。查官员是否滥权当时,哥宾星强烈指责,本案第19证人反贪官员莫哈末阿斯拉夫就是其中一名涉嫌虐打证人的官员。为证明阿斯拉夫在庭上声称自己没有精神轰炸赵明福的说词其实是谎言,哥宾星要求传召报案者上庭供证。验尸庭今日(週二,9月8日)就这个“案中案”进行讨论,而控辩双方也就是否应该传召报案者而进行了两个小时的争辩。反贪污委员会代表律师拿督阿都拉萨声称,报案书是在去年9月11日,也是赵明福逝世的一年多前录取,而报案书内容也未提及阿斯拉夫的名字,因此内容的指控根本与本案无关,验尸庭无需费时传召报案者。哥宾星及雪州民联代表律师马力等人则认为,验尸庭的目的是找出赵明福致死的真相,法医凯鲁曾供证说死者是趋向于自杀,不过却不排除死者遭他杀的可能性,因此他们想藉此报案书来求证反贪官员的盘问手法是否涉及暴力。在考量双方的陈词后,验尸官基于报案者与赵明福曾在同一地点,即雪州反贪污委员会办公室接受盘问,或将有相同的官员涉及其中,及受到同样的拷问压力,因而允许哥宾星等人的申请。验尸庭将在週三早上传召报案者上庭,惟盘问的範围则限定在报案者是否受到暴力对待、阿斯拉夫是否涉及报案书内的指责及反贪污委员会的盘问程序。反贪会律师赌气拒辩护赵明福家属代表律师哥宾星和反贪会代表律师阿都拉萨,在庭上针对传召报案者一事展开激辩,阿都拉萨坚持己见,在应该及不应该的拉锯战中,他突然赌气地向验尸庭提出,他将放弃为其证人阿斯拉夫辩驳的权力。这也意味,若哥宾星在盘问报案者时,牵引出任何对阿斯拉夫不利的证词时,他不能为其辩驳。较早前,阿都拉萨声称,有关报案书是在一年前录取的,时间性太久,而且也偏离案情,根本不需提呈法庭和用于盘问证人。况且,报案书内容也未提及阿斯拉夫的名字,哥宾星不应该挑战阿斯拉夫之前在庭上的证词。称报案书与本案无关哥宾星要求让报案者上庭,求证反贪官员的盘问手法是否涉及暴力,从而证明阿斯拉夫的供词是否真实。“有或没有,就如此简单,为何要害怕我?”“你不要我挑战你的证人,那若我的证人在庭上供证时,你也不应该挑战我的证人。”哥宾星执意要求验尸官让报案者上庭供证,一旁的阿都拉萨突然提出放弃为证人辩护的权力。阿都拉萨声称,报案书内容的真伪该由警方负责,阿斯拉夫不应该成为验尸庭中被盘问的对象,况且在赵明福验尸庭中,也没有涉及任何被告,反贪污委员会根本就没有甚幺可以隐瞒的实情。为说服也是推事的验尸官传召报案者上庭。阿都拉萨甚至将自己曾任推事的经历搬出来。他说:“这名报案者是一名嫌疑犯,但在这起案件中,赵明福是我们(反贪会)的证人。我在23年前曾经担任过6年的推事,事实上,报案书与本案无关。”雪州民联代表律师马力则认为,报案者与赵明福同样在反贪污委员会办公室录取口供,报案书虽未提及涉及官员的名字,但不代表这并非事实。“我们是要找出赵明福致死的真相,法医之前也说过,死者有可能死于自杀但也不排除他杀,验尸官当时也亲耳聆听这项说词,阿都拉萨当时根本就不在。”马力似乎是在揶揄阿都拉萨现在不再是推事,并要他认清现在庭里最能作决定的是验尸官本人。一味“嗯、嗯”作答明福表现沉重焦虑第19证人雪州反贪委会执法官阿斯拉夫声称,死者赵明福在盘问过程中,表现得沉重、焦虑及寡言,而且正眼也不望向盘问他的两名执法官,一味以“嗯、嗯、嗯……”来回答问题。赵明福于7月14日当晚接受反贪会盘问,当时执法官阿曼负责问,而阿斯拉夫负责出示或翻阅文件,以便让赵明福确认。阿斯拉夫週二在验尸庭接受反贪会代表律师拿督阿都拉萨的盘问,他重申,在盘问过程,他绝无对赵明福使用暴力或出言恐吓。“我们让赵明福坐在盘问室的椅子上,当他要求喝水,我也马上递来一杯水给他。”否认对明福动粗他强调,直到凌晨4时45分盘问结束,明福依然身体无恙,“我还叫明福打开房门,自己走去休息室休息,他当时还走得好好的。”他说,明福独自在休息室内,没有人陪同。他否认家属代表律师哥宾星指责他说谎的说法,“我真的没有对明福动粗或恐吓他,我没有说谎的理由。”阿斯拉夫说,在盘问之前,他不认识明福,也不知道明福快要结婚。他强调,从未因暴力对待证人或疑犯而被警方传召问话及提控。庭外巨响吓人为了说服验尸官阿兹米尔接纳在庭上发问有关“7大虐待”报案书内容,家属律师哥宾星辩得七情上脸,手舞足蹈。忽然,“砰”一声,庭外传来一声巨响,庭内的人大吓一跳,哥宾星却不慌不忙地举起双手:“多幺震撼啊!”,似是古代官场的击鼓鸣冤,引起晴天霹雳的场面。哥宾星狮子吼反贪会代表律师阿都拉萨认为“7项虐待”报案书与案情无关,若以报案书内容来盘问反贪会官员,恐怕会影响反贪会形象。阿都拉萨多次打岔,反对验尸庭接纳报案书,引起哥宾星不满,与阿都拉萨争辩得脸红耳赤。表现激动的哥宾星在庭上七度发出狮子吼,大声喝到:“阿都拉萨不接受无所谓,当我传召自己的证人,我会从反贪会虐待证人的角度进行盘问,到时候你不要反对,是你剥夺反贪会平反的机会。”他怒喝:“请通译员记录清楚,阿都拉萨说他不会提出抗议的。”惟阿都拉萨默不作声。你知道吗?7酷刑拷问证人哥宾星是于8月28日向验尸庭提呈一份针对雪州反贪污委员会数名执法人员暴力对待证人的报案书,并準备引用报案书的内容盘问第19证人莫哈末阿斯拉夫,后者当时坚持否认向死者赵明福施暴。报案书详细描述报案者在雪州反贪会办公室期间所受到的折磨。哥宾星透露,有关精神和生理折磨包括:1.反贪会官员轮流掌掴;2.被罩着双眼;3.指示证人脱光衣服;4.被以报纸包裹的铁条殴打腹部、臀部和手脚;5.用脚踢证人的肚子;6.用籐条殴打私处和脚,导致证人几乎晕倒;7.私处被虐打。【热点新闻:雪议员政治秘书坠楼死】‧2009.0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