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E生活吧 >称被小三咬至遍体麟伤‧元配左眼缝20针 >

    2020-07-28称被小三咬至遍体麟伤‧元配左眼缝20针

    称被小三咬至遍体麟伤‧元配左眼缝20针(槟城‧大山脚11日讯)黄姓地砖装修商半夜喝得酩酊大醉与一名女子共车回家途中,恰巧妻子出外寻找他,却惊见丈夫与“小三”在一起,两名女子遂大打出手,互相咬伤对方的眼睛、手脚等身体各部位,最终落得两败俱伤,不但被送院缝针,还齐齐面对打架的刑罚。黄姓地砖装修商的妻子余丽珍(41岁)声称,咬伤她的胡姓女子是小三,但被指是小三的女子却澄清,她与地砖装修商是远房亲弃兼生意伙伴,并非小三。指元配拿石头砸车余丽珍指出,1月6日凌晨3时,丈夫深夜未归,她便驾车出外寻找老公,不巧在大山脚居林路发现丈夫开车载着一名女子。丈夫见到她后,便把车子停在路旁。当时,她发现丈夫喝醉了,于是欲扶他上她的车子回家,岂料和丈夫同车的女子立即拔掉她的车匙。“她(小三)还当场扯我的头髮,再把我推倒在地,当时我要打电话救助,但是她马上扑过来抢走我的电话,过后就开始咬我。”余丽珍向媒体出示她当时被咬伤的照片。她声称被对方咬至遍体麟伤,不只左眼皮内侧被咬裂,伤口缝了二十多针,手臂、右脚、额头等身体多处也被对方咬伤。“她的力气很大,我无力反抗,我不断挣扎后把她推开,然后冲上车内把门反锁,但是她还不罢休,拿起石头敲破我车座的镜子!”余丽珍说,当时,刚好有一名男子路过,并上前劝请该名女子不要再敲打其车镜,但对方坚持要她下车,她因害怕而不敢下车。男子离开后,该名女子又继续拿石头敲击她的车窗。余丽珍见对方不甘罢休,立刻致电孩子前来,不过对方在孩子抵达前,已离开现场。不久后,4名自卫队人员恰好经过该处,便联络警方到现场,警员抵达后叫她到警局报案。余丽珍过后由孩子载到大山脚医院验伤,由于伤势严重,医生便安排他去看专科医生。出院后,她立即到柏达镇警局报案,警员还拍下她身上的伤势。报案后,她重回医院缝伤口,左眼共缝了二十多针,直到下午4时才抵家休息。余丽珍于週六早上向大山脚妇女权益醒觉协会寻求协助,并在槟州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委员会主席章瑛、妇权会代主席章佩珮及委员许淑媚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向媒体细述事发经过。小三也受伤查案官劝销案余丽珍声称,在她报案后,查案官以“小三”也有报案声称受伤为由,要她销案。她说,事发当晚9时,调查官致电联络她丈夫时,丈夫把电话转交给她接听,查案官告知该名女子也有报案,基于对方也在事件中蒙伤,因此查案官劝请她销案。但她认为,自己被对方咬伤的伤势严重,因此不愿听取查案官的意见,并扬言会针对这起伤人案追究到底。另一方面,胡姓女子说,查案官也同样要求她销案,因为他说两方都有罪,如今警方是以打架条文来调查此案,所以就交由警方调查吧。元配可採民事诉讼索赔章瑛接获余丽珍投诉后,已向此案查案官查询进展,对方告知,警方会以刑事法典第160条文(打架)调查此案,在此条文下,涉及事件的双方都将面对刑罚。不过,警方至今尚未向余丽珍录取口供。章瑛说,余丽珍可採取民事诉讼起诉胡姓女对她所作出的伤害,以索取赔偿。而妇权会将和她站在一起,余氏家人也会支持她。“此案不只是涉及两个女人,对社会影响更深远的是家庭伦理道德及社会秩序,警方应专业的展开调查,确保违法者受到应有的惩罚,如此才能警戒他人及维护社会的良好价值观。”也是槟州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委员会主席的章瑛认为,执法的警方应确保法律保护合法妻子的基本尊严。她说,有些妻子对丈夫外遇,只能无奈地闭一只眼睁一只眼,但若合法妻子被咬伤,对任何尚有尊严的妻子来说,都是无法忍受的。“我们期望警方在执法时,考量社会道德,确保合法妻子的基本权益及尊严受到保障。与此同时,政府或许应考虑立法惩罚破坏家庭者。”她促请胡姓小姐前来与她洽谈,并呼吁在争端事件发生当晚,曾目击打架事件的警卫队成员出来作证,他们可以联络其服务中心,电话是04-5383028。愿原谅丈夫拒放过小三元配与小三互咬事件发生后,余丽珍的丈夫当天早上酒醒后,曾当面向妻子余丽珍道歉,余丽珍也愿意原谅丈夫,但不愿放过致伤她的胡姓“小三”。余丽珍和丈夫(42岁)当年是自由恋爱结婚,两人结縭19年,育有3名年龄分别16岁、17岁及19岁的孩子。她说,一年前她发现老公有外遇,对方是年约30多岁的女子,和她同住一个住宅区,经营住家式髮廊。据她所了解,该名女子已离异,育有一名孩子。“去年1月,我开始发现老公行为反常,总是在凌晨时分才回家,我开始怀疑他有外遇。直到9月22日,我发现小三是在南美园的住家开美髮院,不过老公却否认他有外遇。”发现丈夫有外遇的当天晚上,她带着孩子及亲友去胡姓女子家找丈夫,结果竟然发现丈夫的摩多就停放在屋前。”当时,她还和胡姓女子发生口角,双方还闹上警局,由于其孩子强拉她家的篱笆门,对方恫言要告她的孩子上门扰骚她。自此以后,她便常打电话给丈夫追问其行蹤,也常到处寻找彻夜未归的丈夫。“他答应我要离开小三,还叫我给他一个月时间,可是过了几个月,他还是老样子,每次做错事只会说对不起!”只是朋友生意伙伴胡姓女子否认是小三被指是“小三”的胡姓女子(35岁)极力否认自己是余丽珍口中的“小三”!她强调,自己和余丽珍的丈夫只限于朋友、顾客及生意伙伴的关係。胡姓女子与余丽珍的丈夫是远亲关係,她是一名单亲妈妈,育有一名15岁的孩子。她说,他们一班朋友包括余丽珍的丈夫不时有聚会,她和后者之前曾洽谈合作做生意,不过随着这起风波后,她已拒绝与对方合作,并会断绝往来。胡姓女子透露,黄氏是她的长期顾客,事发当晚她确实与黄氏及一班朋友聚会,大家吃完夜宵后,她便载黄氏返家,不料途中却遇上余丽珍拦截去路。“她(余丽珍)拦截我们后,就打开车门扯我的头髮,还攻击我!我被她推倒在地,眼睛还被对方咬伤。当时,黄氏已经喝醉了。”她说,离开现场后她到警局报案,查案官叫她去政府医院验伤,她便将自己的伤势拍摄下来,被余丽珍咬伤的眼睛,如今才能微微睁开。“她(余丽珍)咬我的眼睛时,我的眼睛因为戴隐形眼镜被割伤,起初眼睛无法睁开,现在才慢慢痊愈。除了眼睛,我的手脚也被她咬伤,腰部也还隐隐作痛,有时还感觉一阵昏眩。”胡姓小姐说,事发后,黄姓地砖装修商有说要赔偿医药费,但由农曆新年已近,她无法放下生意,所以没有住院治疗。她希望此事不会影响其生意及家人,较后她会针对此事向章瑛讲述情况。‧2014.01.11